_1370280

台南正興街上的純正日本味道。

青木惠美,橫濱來台南學中文的日本女生,曾經在台灣其他城市旅行,最後選擇在台南生活創業,去年年底開幕的小店門口就掛著小告示,「今天只有一位日本籍店員服務,可能會發生久等或溝通不良的情況,請見諒。」

_1370268

推開門雅緻的店內陳列,跟平時去日本小巷裡的食堂一樣,青木小姐迎上前來遞上有圖片的菜單,非常客氣,接過點菜的單子後,就到店後頭預備。按照附近店家的通報,這裡的日式麻糬印象深刻,特別點來醬油口味的嚐嚐,青木小姐說,雖然選用台灣地產的米,不過因為沿用在日本的傳統做法,維持Q勁但是製作過程不加糖,因此食用前加醬油的鹹口味,意外得受到台南的大家喜歡。

_1370264

_1370260

 

此外,店裏提供的鯛魚燒餅皮部分以派皮方式製作,紅豆也用日本傳統制法熬煮非常費工,不過,以全台最愛吃紅豆的台南人來說,聽到客人告訴她很真的很好吃,她也很開心。

_1370275在成功大學上中文課時,因為參加一個日台交流活動,得知在台南很多日本人原來沒有地方租借和服,有時要參加正式場合不大方便,她的母親在日本因為教授日本舞家中有不少和服,此外她也有和服穿著的認證,因此店裡也提供和服租借。

獨自來台南創業開店,過程中受到很多台南人幫忙,她說:「台南人真的很溫柔,很溫暖!」這也是她決定落腳台南的原因,有機會到台南,也歡迎大家到她店裡喝茶,聽她說說台南的事!

 

◆ 喫茶初梅
Web:https://www.facebook.com/HATSUUME/
Add:台南市正興街133號
Open Hour:每日13:00-22:00 (Closed Wed.)

同文同步翻日發表於台南紅椅頭俱樂部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nanclub/?pnref=story

 

螢幕快照 2016-05-03 下午12.23.03.png
來講講,
有這麼一本書跟這麼一則交換日記跟一個秘密。

兩個多月前的農曆年前我們截了一波大稿,
不誇張的對我們來說是宇宙無敵大稿,
一年半的時間,總算把這本書送進印刷廠製版,
縱使這都不是我們第一次做建築類的書,
但這絕對是首度完整建築歷程全紀錄,
謝謝總策劃劉克峰老師邀請,
廖偉立建築師與清水工坊廖董,
雙廖團隊跟田園城市出版社,
給了神聖又難得的機會與編輯空間。

我記得在台北的新書發表會上,
欣建築的芳怡老師提到,
她十年前在仙台媒體中心見到歷程攝影集,
對日本建築環境願意忠實紀錄過程的美好非常羨慕,
十年後,她終於在台灣等到一本,
我坐在講堂後方內心正在尖叫,
居然能與我們心目中仰慕的書並列,
真的比初次跑馬拉松沒被關門還開心!

在瘋狂截稿那段時間,
我與責任編輯也是我的戰友佳旻,
交換一篇日記,
幾個月後自己再讀過都忍不住想笑,
但真正的笑點,沒寫在這篇日記裡,
我們在跨年夜悲催的馬拉松編輯會議結束前,
因為講起某件共同的少女心花亂綻的陳年秘密,
女孩究竟是女孩(硬要說),
外頭寒風冷冽的高鐵階梯,
我們差不多是跳著走下來的XDDD

==========

Dear C.

巷子裡的不知道誰家佛堂,傳出嗩吶鑼鼓聲錄音帶的樂音,啊,又是除夕年夜飯前張羅辭年祭祖菜餚的這天,坐在餐桌上幫忙揀菜,不能怠慢,不然年夜飯就要延遲開飯,可是會壞了傳統。

我很喜歡挑韭菜,家裡愛吃的年菜裡少不得這味道,韭菜味道獨特,重溫這味道,忽然想起去年的這天,一早才熬夜趕完這本書的初稿,我從書桌無縫接軌上了餐桌,加入備料團隊,昨晚夜裡還滿腦子工地光景,這股腦與眼前的年菜碗碟重曝,蠻超現實的,我自己都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我剛趕完進度,現在換我媽了。

不過,我趕稿進度要是沒追上,恐怕年夜飯後我又繼續伏案耙字田,才有辦法在年後一開工先交給事務所和營造廠過稿,字數雖要求不多,只是2011年開始的美術館構築歷程,僅用幾十個小時的錄音檔聊完三年多發生的事情,邏輯上好像不大成比例,越寫越怕漏問了什麼,漏知道了什麼,隨著字句田地慢慢茂盛起來,心頭的壓力也慢慢大了起來。

構築的歷程若換算成馬拉松不知道是幾公里的路程,截至去年過年前最後一次到毓繡工地,那時候的工地,還是徹頭徹尾的工地貌,三棟建築量體都起來了,好不容易有了各自的樣貌,但那時候不管在工地裡見到了誰,眉頭也都是緊的。

不是快好了嗎?原來想,接下來大概就是馬拉松後面的幾哩路了,想不到竟仍長達十個月。景觀工程,還有建築量體間彼此串連的步道工程,以及收完這裡但那裡還有好多好多好多好多要收的細部,一直循環的撞牆期,工地進度怎樣都快不起來。

工地旁的荔枝頭上頂著花滿開,後來結滿盈沈沈的果實,接著又度過了短暫的秋天,總算在冬天等到了美術館完工落成。

回頭一看,我那篇在年初開工交出去的稿子,後來讀起來,大概也就是彷彿建築量體剛好的進度而已,編輯團隊進來以後,正式展開紙上構築,從築好的量體,開始建構各篇之間需要的串連,彷彿室內裝修的選材選配圖,然後跟建築一樣收不完的細部收尾,這期間上萬張的手稿圖照一直往返在line群組跟雲端硬碟之間,已經不是構築歷程竭盡所能的掌握完整而已,做書也有自己的戰場在面對著,當然也遇上原來這就是撞牆期啊的階段,直到跨年夜前兩小時才開完的編輯會議,以及2016元旦假期不停歇的編輯會議續篇,總算走回正途,校對換圖再校對在換圖的輪替,一塊一塊的把構築記這本書真實地構築起來,迎向書籍的完工落成。

最後一次校對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很不得了,原來構築全紀錄這種書,就是在紙上又把美術館再蓋一次,我真切地懂了!

剛剛把年夜飯吃了,打算把這信寫完,不管哪一年,原來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構築在進行,母親的年夜飯飯桌,編輯群的書構築,建築團隊的美術館,幸好都在年末之末完成了,真的好。

===========

全文:
Dear C:http://gardencitypublishers.blogspot.tw/2016/03/j.html
Dear J:http://gardencitypublishers.blogspot.tw/…/03/blog-post_26.h…

螢幕快照 2016-05-03 下午12.23.12.png

購書: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07786

_1350028

如果我對地大物博的日本東北,現在開始有點輪廓的話,肯定是拜各縣市的美術館所賜,遠道而來看看建築,他們必然把該城可稱作鎮市之寶的藝術家收羅,順道認識一兩位當地知名的藝術家,對追建築的人來說,也算是附加的收穫,讓人對一座城市的認識變得立體,藤田嗣治之於秋田縣立美術館,就是這趟撿到的意外。

_1350099

三月的東北行,特地又回秋田一趟,主要就是安藤先生這座縣立美術館,這座2013年啟用的是新館,對面的千秋公園裡有座舊館,兩座都是企業家平野政吉跟他身後的團體起造,他與藝術家藤田嗣治,兩人就是伯樂跟千里馬的組合,雖然藤田不是秋田人,但平野先生以收藏家之姿資助他給他舞台揮灑,館內最重要的是昭和12年藤田在平野家中繪製的屏風般的大壁畫「秋田の行事」,記載那個年代秋田縣一年四季的生活樣貌,擅長描繪人物的姿態肌理與衣著物件的細緻材質,去了巴黎更是大放異彩,世界大戰後回到日本受到歧視與質疑,不得已才歸化法國。這副壁畫從平野家移出來與在地藝術學校合作,以重要文化資產的遷移,作為學術研究與實地演練的寶貴經驗,也是文化傳承重要的環節。

_1350090

那天行程趕,還是堅持坐在咖啡座吃個蘋果派才走,除了是本人看美術館的定番節目之外,這肯定也是這座美術館的定番景點,坐進沙發裡端起咖啡杯,正好眺望千秋公園裡的舊館建築,回想剛剛看展了解到藤田嗣治一生真是好戲劇性,然後撇見館內海報一看,原來他的生平被日法合資才拍成電影,小田切讓演了他,當場谷歌查到台灣正要上映,哈哈,原來沒錯過什麼,放心地奔往下一個美術館。

螢幕快照 2016-05-02 下午2.31.11.png

(圖片來源:官方電影劇照)

前情提要有點長,‪真正重點來了‬。
回台灣以後,電影如期上映了,可是可是可是文化(沙漠)城台中居然沒有任何場次,寫信去片商問得到禮貌邀請我去台北看的回信,倖倖然幾天後,每年定期舉辦的歐洲影展居然收了這部電影,片商翻譯的中文片名很鳥,但沒關係,迷妹只要有小田切讓‬,都好,立馬手刀買票去。

 

秋田縣立美術館
官網:http://www.akita-museum-of-art.jp

台中歐洲影展
官方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TAECCI/?pnref=story

45830034.JPG

Whatever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這是遠行的C,剛刺在手臂上的句子,他說是這一年來崩壞的註解,我說我沒見著崩壞,他心眼裡的強壯依舊清晰。妳也是。有嗎。
有些事情不大好記得,囉囉唆唆地細碎。手裏正在翻找硬碟裡一個很小的檔案,美編等著用,無意識地盯著這生眼的匣子,噢,是沒歸檔的那秋底掃,2012年剛修復完成的車站,那一晚走在東京冷夜,很多事情跟在腳邊,這卷不知道過期幾年的底片,那秋黑的眼睛一直很亮,夜裡粗顆粒堆成的難以忘懷,應該就是心底的堅強吧。

繼續找。

_1310840.JPG過了這歲數,不由得得開始盤點人生,究竟還有什麼可以做,還有什麼還沒做,這幾年種種要克服的生理雜症,以及太多次被舉例馬拉松的最後一哩路之如何如何的苦熬才能衝過終點線,想了幾年,想一想不如乾脆來去跑一場看看好了,誰知道神之手般的第一次抽籤就這麼抽中馬拉松,而中籤通知到的那天9/15,距離起跑日3/13就剩整整半年而已,的確刻不容緩,當天晚上就跳上跑步機,到底不停歇跑30分鐘是什麼感覺,是的,就是差不多要見上帝那樣,我的天啊。

這一跑的衝擊,後面就停不下來了,雖然多半都利用晚上洗澡前的一小時,能跑多久就多久,無法估算總跑量,直到12/18第一次參加路跑賽8K,雖然賽前的號碼布放在台北車站事件,花了40分鐘衝回去拿兼暖身,所幸起跑十分鐘左右後跳進賽道,遇到人多停下來小走一下,最後在一小時左右完成,不痛苦,大概知道比賽是這麼一回事。後來,有回西西來訪,到還沒通車的重劃區第一次馬路上跑10K,一小時十分完成,原來是這樣,接著就是1/9的龍井花田半馬,多虧了小V特地南下陪跑,儘管這週怎樣也跑不起來,工作壓力也大又忙,快走兩趟5K而已,就這麼一直焦慮到當天站在起跑拱門前熱身,鳴槍跟著人群往前,就來吧。

果然,前面5K到8K就是最沒耐性的時候,小V後來跟我說我跑太快了,八分速就好,接著逢有站就吃水果沾鹽,喝開水,在8K上過廁所後,身體總算跑開了,15K的時候再吃五個水餃,接著上堤防,風雖大但速度很穩維持在七分四速度,一直沒停下來用走的,直到18K腳踝跟膝蓋開始有感,小V說如果還可以,我們撐到19K再來用快走,順便也熟悉若要休息快走應該要保持的速度,十分速,千萬不能散步逛大街那樣慢,直到20K再跑起來,最後在衝過21K終點拱門,02:57,三小時以內,啊,我完成了。

花田旁收操休息,開車回家又到南投參加美術館開幕,幾度覺得腳痠到抬不起步伐不過也不至於行動困難,睡前再好好伸展過,隔天一早小跑三公里排乳酸,應是起作用了,完賽後一日的晚上打這篇,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想起小V讓我吃的胺基酸也一併起了效果我想。

這是路線折返點才能領到的信物,賽事防弊用的,我事先完全不知道有這機制,突如其來的認證,套進手腕的那一刻,我只要再跑一半的路程,就代表我跑過半馬了,異常的鼓舞,那一刻跟拿到獎牌的感動不同。

接下來的時日,能跑多少就多少吧,至少我已經跟幾個月前的自己不一樣了,這跑又前進的一公里都跟上一趟起跑不一樣了,真心覺得自己很厲害。

 

從台中最南的南屯交流道出發,到台南最北邊的土溝村,原來只要一個半小時,農村美術館的扛霸子 陳昱良看到我這麼早到說,十點才開始喔,買了愛農卡,弄來一輛貌似噗隆共但其實比名牌小折還好騎一百倍的買菜車,反正這座美術館不是號稱沒有圍牆嗎,我就先逛了喔。

土溝聚落的主幹道大概就一條路,直直駛去,果然遇見水牛建築師事務所的木造書屋跟廁所藝廊,第二次來,這回屋旁苦楝樹掛滿金色果實,新增加的戶外長桌,初秋陽光灑下來,桌面盛滿夏天捨不得離去的黃金身影,馬上駐車一屁股就坐下,準備來研究一下等等的看展攻略。

對街的阿北發現我好像在等門,過街來招呼攀談,他大概就我爸的年紀,話匣子也是一開停不下來,聊著農村美術館的事情,從策展人是誰,還有作品的地點跟介紹,甚至前面幾年如何進行,如數家珍,我赫然覺察到,這不是平時去一般美術館遇到的館務人員會作的事情嗎,導覽作品還有展覽簡介,只是眼前這個娓娓道來的阿北,讓人有點沒辦法跟他剛剛說,早上才去稻田裡巡田水回來的身分連在一起。

他忽然轉身喊住另一位看起來也是剛從田裡回來,赤著雙腳騎機車路過的阿北,進來看畫展唷,阿北機車往樹下一停說,丟,還沒看畫展,赤腳準備踏進藝廊,想一想覺得腳好像太髒了,說要先回家沖一沖再過來,順便帶相機來拍,果然沒五分鐘,又出現在藝廊的臺階前。

記得 黃鼎堯演講講過的「家鄉才是世界的中心」,農夫阿北或許沒去過國外的美術館,也很可能還沒去過台灣其他美術館,但就算他真的去遍了,我還是相信在他的心目中,這裡絕對是全世界最棒的那一座。

/////////////////////////
曾經不辭千里追過國外藝術季,今年千萬也要給自家這個藝術季一個機會。土溝農村美術館,2015/10/3-2016/2/29,六日有開,平日要預約。

答應小昱跟麥可的不負責攻略:
1) 搭火車到後壁站過來,可跟慢慢租車,或搭小黃
2) 開車到村內先找P告示牌,免費,接著散步或騎車較方便
3) 黃色數字指標跟著走不用懷疑,就算找不到也有好風景
4) 一票到底的愛農卡,美術館經費都是地方自籌,多多支持
5) 散步騎單車都好,這裡沒有登革熱疫情,但要注意紅手套
6) 村裡也有50元買菜車可以租,無敵好騎
7) 阿北粉熱情,哩賀哩賀之後,保證聊開

GRD兩三事。

2006年要不是我家唯一正統宅妹喬伊蘇推坑,入手當時剛上市的GRD2,把我從自拍神妹F77拉回所謂文青正軌,在那之前只有我睜大眼憋小嘴加上佔去畫 面一半的圓臉照,過去這近十年我硬碟裡應該沒有正常的風景跟streetsnap吧,後來那秋Natura一併入手,那些年出門,左口袋右口袋都是定焦, 一路邊拍邊結識拍友,青春正熱,到處玩耍。

2009年GRD3新款上市跟著又入坑升級,那時候我負責的客戶協助,起了很驚人數量的團購歪風,同時間準備搬離生活了十五年的台北,還受到RICOH邀 請,完成生平攝影第一講,然後就正式搬回台中了,隨後的幾年依舊東拍西拍,新的秩序就一個個新檔案夾建立中慢慢踏實起來。

拍拍寫寫,開始有些正事要辦只好買了新相機,GRD3跟那秋也漸漸成了防潮箱的固定住戶,但這傢伙比我幸運,跟著人家去了法國,還去了北歐,親眼賞過一件件建築名作。

那天正宗推坑王 Mark Chang傳 來,GRblog即將關閉的消息,這幾天四散各地(已經兀自換系統的拍友)又線上相聚,想起那些年勤寫部落格的夜晚,扶著黑眼圈熬夜寫完還要四處引用借連 結一一串連,現在有臉時代想不到只要下個#就行,歲月帶著我們埋頭奔跑,幸好那些年我們有過GRD,硬碟裡的那一個個R開頭七位數字的檔案,隨時,與我們 的曾經,美好的曾經,能再相遇。

應該是此生唯一一次登上日本官方部落格,順手記錄一下。
http://www.grblog.jp/2009/09/ricoh-lady-party.php

螢幕快照 2015-09-06 下午12.06.27

關注

有新文章發表時,會立即傳送至你的收信匣。